问题库

云闪付一分钱坐公交截止日期到什么时候

村庄王森
2021/4/8 6:24:39
云闪付一分钱坐公交截止日期到什么时候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荷人的等待

    2021/4/11 11:57:14

    其实,十一去旅游,哪里都人比较多,就算选择一些交通不便利的,看起来不热门的地方,人也不会少,现在越来越多的小地方被大家知道,所以世外桃源这种的旅游景点已经不合适了。

    想去人少的地方旅游,个人建议去:

    1、风景好的乡下

    现在去乡下玩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以回自己老家,也可以去一些有海的不热门的乡下渔村之类的,这些地方去的人比较少,而且乡下物价也不贵,就是没什么可买的。

    2、小城镇

    现在还有很多没有被发现的小城镇、古镇之类的,这个就需要自己做功课了,可以先选择一个大概范围,然后再搜索相关的资料,总之能在网上搜到大片评测的一定人满为患了,比如凤凰。

  • 木口子一

    2021/4/13 23:52:52

    1。

    那一刻她的美,就算用橡皮擦,用水去冲,也洗不掉。

    ――――题记

    一刻的时间实在是短占,上帝给于我们人类的启示:细心观察于生活中的一点一滴。

    实在是无奈,本人实在是不细心,生活中总是有感动,可是却发现不了感动的理由;总能看见感动,却不知是哪一处让我为之一颤。

    幼儿园,我认为微笑很美,很感动人。老师的每一次微笑都是对我的莫大的鼓励。同学们的微笑是对我的一种认可。

    小时候,只要得到微笑,就像吃到了棒棒糖,甜滋滋的,我记得小时候的老师和蔼可亲,对我每天都是微笑,也许是我小时候学习还可以的缘故吧。老师微笑,怎么说呢,总有一种亲和力。

    小时候贪玩,在幼儿园有个小泥塘,很巧的是那小泥塘在幼儿园的亭子旁边,那是一节体育课。上课不到10分钟,天气就变卦了,小伙伴们都跑到亭子里了,可是我却在跑回来的路上看见小青蛙,我忘记了下雨,屁颠屁颠的追起了小青蛙,很不幸,我一脚踩在了小泥塘里,那时的我还很不懂事,一个劲的向上抬腿,我条件反射的叫起了救命,结果老师赶来,神情显得很紧张,立马跑到我旁边,因为小泥塘很小个的,老师蹲下来,将我的鞋解了,我的脚并没有陷下去,我一下子就爬了上去,老师捡起了我那被泥水浸泡过的凉鞋,对我笑笑,拿着凉鞋就去帮我洗了,竟无视汗珠放肆的往下滚。

    小时候的我知道,老师很爱我,因为,那一刻她很美,时间并不短,深藏在我的心中。

    2。

    那一刻,谁点了友情的死穴

    从童年到成人,我们结交过很多“朋友”,有些随着光阴的流逝地域的变迁而渐渐变得陌生与疏离,而有些,直至今日都仍然保持着密切的。你是否有过那样的朋友,曾经你一度很肯定地认为你和她(他)的这种知心朋友关系会永远持续下去,但最终,因为敌不过种种主观或者客观的因素而失去相互的音讯。到了今天,偶尔也会想起她(他)来,不知道她(他)现在怎么样了,在哪里上学? 在哪里工作?容貌是否有了改变?是否已经结婚?也许已经有了孩子?……。想到她(他)的那一刻,你会不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导致当初那样亲密无间的我们到今日竟然成了完完全全互不相干的两个人的最根本最关键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想起了一位朋友说过的这样一件小事:

    是已经上了初中还是仍在读小学?时间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是自己的生日。放学之后,与同班一好朋友一同去她家做功课。在她家中,我很高兴地告诉她,今天是我的生日呢。其实,告知她并非是想让她送给我什么礼物,只是因为那时候心底里认定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非常希望她在得知之后能和我一样地激动和开心,好像我的生日就如同她自己的生日一般。她听后,想也不想便站起来,走到一方储物柜前,将摆放在柜顶的一个小摆设拿下来,递给我说,喏,这个给你。

    那个礼物,我至今都难忘。

    想起来,我和她好像从小学一年级就认识了吧?她家离我父亲的单位非常近,所以几乎每天中午或者傍晚学校放了学,我们就一同走。可以说是朝朝夕夕的相处呢。我也常常到她家去写作业、看电视、听带、睡午觉、吃便饭……,自然,也不会忘记将自己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一同与她分享。我熟悉她家的每一个人:外婆爸爸妈妈哥哥。知道她外婆最拿手的菜就是肉末茄子,知道她妈妈最喜欢看的电视是《正大综艺》,知道她爸爸收藏了一套线装书《金瓶梅》,知道她哥哥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做航模。我有时候甚至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就是他们家的一分子,而她,便是我年龄相仿的亲姐妹!

    女孩子就是这样的脾性,一旦视对方为知己,便什么话都说,恨不得掏心掏肺才好,似乎那样才符合“真正的好朋友”这一定义。我亦是同样让“热情冲昏了头脑”,事无巨细都不瞒她。在那个年龄,大概所谓的“不可告人的秘密”无非是些:自己对班中哪个男生有好感啦;谁在谁背后说坏话啦;男女生之间谁给谁写小纸条啦等等都是现在看来可以“一笑置之”的小事,不过那个时候倒是非常煞有介事的。也许人都是这样的,当你如此扒心扒肝地把自己的一切向你的好友“和盘托出”之时,当然亦是同样希望你的好友也会同等扒心扒肝地待你,全然不去冷静地想一想:对方,是不是也从心底里(这点非常重要,换句话说就是打心眼儿里)同样认为你是她(他)的头牌知己?事实上,在多年之后回顾昔日的某些友情,我们不得不遗憾地承认,我们当年那么不顾一切地投入不顾一切地付出其实只是我们自己在那里一厢情愿罢了,也就是俗语说的,剃头担子一头热。对方对待你和她(他)之间的友情,程度根本没有你那么深那么热那么痴的。

    就是那一件“礼物”,让我对这段友情开始从另一个较为理智的清醒的角度进行审视。当然,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情,碎碎末末的,最终,教我不得不接受一个很无奈的事实——她并没有把我当作她的知己,也没有打算把我当作她的知己,她心中的那个知己,另有其人;同样,我也错误地将她定位成“我的知己”。

    还能说什么呢?一段接近八年的交往。从小学低年级开始到初中三年级结束。现在回想起来,唯有一声叹息。

    那么,她当年那份“使人难忘”的礼物到底是什么呢?是——

    一只不知道年月的,积满了灰尘的,完全看不清楚本来颜色的,用硬纸板做成的,孔雀造型小摆设。毋庸讳言,因为质地的关系(纸张一向是不堪重负的),所以整只孔雀,尤其是它的尾部,已经被灰尘压得有点变形。

    而且,就在她将它送给我作生日礼物的前一天,她们家刚刚进行了大扫除。那天,我在她的间里,清清楚楚地看见她妈妈指着铺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的柜子顶部对她说:“你放在那上面的一些摆设实在太脏了,都是灰尘,如果你不要的话,就把它们拿下来丢到垃圾桶里吧。”她点了点头,用很清晰的声音回答说:“好的。我正想把它们丢掉呢!”

    “……当她把那只孔雀递给我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她已经在无意中点了我们友情的死穴。”朋友最后说道,“这件事情让我懂了,很多貌似深厚的友情,其实根本脆弱得不堪一击。无需经历什么惊天动地救死扶伤赴汤蹈火的大事,只平平常常一件小事,就试出了友情和人心的真伪。”

    固然,任何友情都有它的死穴,我们心知肚明:比方有习惯借东西或者借钱忘记归还的朋友,有喜欢开玩笑口无遮拦的朋友,有常常不期而至来打扰的朋友,有下馆子时没有付账概念的朋友,有堂而皇之地将你的东西据为己有并大用特用的朋友,有肚子里藏不住秘密嘴巴漏风的朋友,有爱占点小便宜的朋友,有时不时地将自己最新的贵重奢侈品展示给你看让你不住嫉妒心态失衡的朋友……

    是的,任何友情都有它的死穴。但问题是——你,敢不敢点?

相关问题